长安城。

《重回1991》冷战(第一次冷战文)

重回 1991
是的,我回到了1991这一年。而且,是12.25。苏/联。或许现在应该称呼为“前苏联”。

阿尔穿着军服走在莫斯科的大街上,与其他的人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啊……真是麻烦。怎么会来到这里了,是遇到了什么么,而且,语言不通”苦恼的揉了揉太阳穴。

今天的人们依旧在路上行走,匆匆忙忙,商店的门口都站满了人,长长的队伍就像是长龙,许多商店的门口都标着“面包售空”“肉类售空”“蔬菜售空”等标志,他慢慢的转身看着四周。一片萧条的景象,这是苏联的最后一天。他心里这么想。今天的空气十分的潮湿,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寒冷,他摘下眼镜来擦了擦,水雾部在上面让他无法看清,他向前走,与人们的方向相反,旁边的楼上的钟显示着七点二十五分。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随着第六感向一个地方拼命地跑着。“不行…他还不能死,不能让他死掉”阿尔弗雷德心里这么想。

气喘吁吁的看着面前的克林姆林宫阿尔觉得有些束手无策,他在哪呢?而现在时间,已经到了。工人们就像平时一样的将那面镰刀旗降了下来,像叠餐巾一般叠好后拿走了,然后另一个工人升上了以前的三色旗。红场上的人三三两两,不是出来散步的莫斯科居民,就是外地来的游客,没有人在意那面旗子的事,当然,也没有闪光灯摄像机与大批媒体记者涌到现场。那面被胡乱收起来的旗帜已经在此飘扬了七十四年。

没有多久耳边便响起了枪响,从不远处传来的,蓝色的眸子有些缩小,看着那房间亮着,灯光似乎还是这么的柔和,黄色的灯光。是的,是他,伊万,不会有错。

他为自己的理想而葬身了。

而阿尔弗雷德又能做些什么呢,站在这里?然后等待着之后他的死亡信息?然后作为一个胜利者,迎来属于自己的时代,胜利,还有各个国家的称赞祝贺。

葬礼就在第二天早晨,两三个人将一座棺材放进了土里,苏联的国旗被盖在了棺材上面,他们埋好后提着铲子离开了,毫无一丝留恋的就走了。阿尔就站在旁边看着,慢慢蹲下抚了抚泥土,眼泪不经意间落下,明明应该开心才对,但他感觉不到,咬着牙,双手握成拳头狠狠地打在了地面上,似乎是用着自己最讨打的声音对着这个坟墓里再也不会醒来的人说着:
“不是说你不会死的么”
“不是说,革命的道路你会一直走下去的么?”
“不是说要和我拼命,拉着hero一起下地狱的么”
“信不信我把你的名字改成伊万.F.琼斯。这样你就会生气起来和我拼了”

“阿尔君,你在会议上发呆是不是太不尊重其他国/家了呢?”有个有些软绵绵的声音传入他的耳里,猛的醒了过来,看向对面的人他有些恍惚的。
“伊万…你活过来了?”阿尔看了看面前的人
“是不是睡糊涂了,我可是一直都在的哦,真是让人苦恼的美利坚呢,是不是该给你点惩罚你才能不会说出这么紧张的话来”伊万皱皱眉头,从旁边拿起了水管不顾其他国家的眼神对准了阿尔弗雷德
“啊哈,你还真是暴躁极了伊万 布拉金斯基。惩罚这种事情,hero可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被你打了。”
阿尔笑了笑,看着伊万的眼神却变了。
带着些怀念,和恨。

————end

《无人生还》终结






“阿尔”亚瑟看了看阿尔弗雷德。



“怎么了?”阿尔将伊万放好在外后来到亚瑟面前问道。






“抱抱我”亚瑟垂眸,绿色的眸子中毫无光彩。 阿尔微微向前倾了倾将人拥入怀中,没有人类该有的温暖,一片冰凉。






“亚瑟你…”阿尔的瞳孔有些缩小,“时间不多了,该道个别了吧,阿尔”亚瑟抬手轻轻顺了顺阿尔的头发,“刚遇见你的时候你才这么小。转眼就长大了呢”他用手比划了一下,自言自语的说着,“我困了,阿尔”他亲了亲阿尔的脸颊,“晚安……阿尔…”亚瑟这么说着呼出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凭什么就这么私自决定笨蛋……凭什么啊”眼泪不自觉的流出,将人紧紧抱在怀里。








“阿尔君,夜晚到了”站在外面的本田突然说了一句。“时间竟然这么快”阿尔这么说着,放下了亚瑟,出了帐篷。








“是的”本田的手一直放在武士刀上,“请小心了”瞬间拔出刀,挥向一旁,“嗷呜”一声低吟传来,暗红色的血流到地面上,“什么东西???”阿尔转向那边看着,“不知道”本田双手握刀,警戒地看着四方,“我们中的其中一个会已不知名的方式死去,不过留下来的是谁也好,一定要去找Alice问清楚为什么”本田这么说着,腹部传来一阵疼痛,似乎是已经知道了结果,Alice已经不管时间了。“剩下的交给你了…阿尔君”在阿尔回头的一瞬间,本田已经被什么扯进了黑暗处。“啊啊啊啊啊啊啊!!!!!!”猛的跪下尖叫着,痛苦.愤怒.失望瞬间都用上了大脑。“凭什么啊!!!”他这么喊着,一本笔记本从怀中落处,阿尔捡起来一页一页的翻看着,花体英文记载着他们每一天的生活,有眼泪的痕迹,就这样到最后,变成了空白。






这个时候,一个女孩的身影在他身后出现。





“呐,琼斯先生,你希望他们回来么” 女孩这样说着突然笑了起来。



—————————————end

这篇文到这里就草草结了呢。感谢这么久来愿意看我这篇文的人。其实觉得,如果有个轮回的话,会不会更好一些?

《旭日山丘》Dover

《旭日山丘》Dover 夏天,还是如期而至了。 阳光将整个山丘笼罩,金黄的树木,蝉儿的歌鸣,一切感觉都是美好的,我曾一度爱上这个地方,陷入它的漩涡中,沉迷于这美景里,我爱这里的一切。 



——————————————旭日山丘 



亚瑟 柯克兰,在几年前,醒来后就莫名地来到了这个山丘上,第一次,他是慌张的,他很害怕,这究竟是个什么地方。随后,他便陷入了这美景之中,他从未感觉夕阳是这么的美。 火红的夕阳将天渲染了,放眼望去都是一片金黄与火红,纠缠在一起,融混着,交杂着,云被襄上了金边,缓慢的飘动着,鸟儿飞过,微风起


 ———————————死亡之歌




 我常常能听到这里有歌声,感觉那就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歌声,像是从地狱中传来的,但是十分的好听,悠扬至极,有时候,我甚至会觉得,自己已经是死人了一般。每到这个时候,我总是会想起弗朗西斯,他是我的爱人,可是他已经死了,在那一场火灾中,死了。

 ————————————天蓝云赤 



不过,见多了后,他开始伤感,开始麻木,亚瑟总是嘀咕着,“如果弗朗能看到这样的美景就好了”他总是坐在山坡上面,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不过他永远都等不到,就像天不可能在云是赤色的时候为蓝色,就像在冬天里,其他花儿不能像梅花那样绽放。“如果在天蓝云赤的时候,你能回来就好了”亚瑟撑着下巴看着远处,一片赤红与金黄柔和在一起,像是有人用画笔画上去的一般。 


————————————完

《金钱至上》金钱组

(关于王老板bu) 《金钱至上》金钱组 我们之间没有感情,只有金钱与利益。 早晨的第一缕阳光刚照进王耀的房间里,他便醒了。 夏季的早晨是凉爽的,不像冬天的早晨那样,风一吹来都是刺骨的。 “啧……好烦”他这样说着撑起身子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嗯……”伸了个懒腰后他决定先去弟妹的卧室看看。 轻手轻脚的推开了门,黑暗着,似乎都还在睡,叹口气,“真羡慕这些年轻人可以睡得这么沉,都好好睡吧,早安”他这样说着又轻轻的掩上了门。 洗漱完毕后,他开始穿上衣着,墙上的时针指着7这个数字,离与阿尔弗雷德见面还有一个小时,他可以慢慢准备。西装的扣子一丝不苟的扣好,打好领带后,拿起自己的公文包便出了门,在门快关上的那一刻,他听见嘉龙说着“路上小心” 王耀站在某店门口看了看四周,“还没到么…”他这样说着看了看自己的手表,还有十分钟“真实的,每次都迟到。”王耀这样埋怨道,“hey!王,你是在说hero么”猝不及防的被抱住了,王耀愣了愣,微微抬腿边往后踹,“oh!!”阿尔惊呼一声,然后收回手揣进荷包里,露出一个笑容,“hero这回可没有迟到对吧”他穿着便服,毫不在意的吹了声口哨,“很不错嘛,琼斯,好不容易才没有迟到” 之后,他们便在附近的咖啡厅谈着生意。 “王…”阿尔在结束的时候突然拉住了王耀的手,“英雄喜欢你”他用那天空般的眼睛看着王耀,“喜欢?呵……”王耀把手抽回来,用手帕擦了擦,“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谈喜欢这个词了呢?”垂眸,摇了摇头,“琼斯你果然还是像个孩子,你什么都不懂”王耀从合同中抽出一张纸来。迅速的甩给阿尔,“再见了,琼斯” “我们之间金钱至上,只有利益与金钱,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那张纸上这样写着。 阿尔自嘲了两声,将纸撕成了碎片,抛向空中起身拍了拍衣裳。 “你会后悔的,王”

《迷雾森林》西北风

西北风《迷雾森林》


 迷雾森林,你进去过么?进去了以后就再也出不来了,你会看到从前,你会在里面迷路,你会陷入其中,你会痛苦的无法自拔,迷雾森林会挖出你所有的痛苦与悲伤。 瞧瞧吧,有多少人在里面痛苦的死去呢?


 “Bonjour~哥哥的小甜心”弗朗刚起床便看见正在做早餐的安雅,“早安亲爱的”安雅将早餐放在盘子里端上桌子,“哟呼,今天的早餐看起来真是不错呢”弗朗西斯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你喜欢就好~”安雅这么说着在弗朗西斯对面坐下,“好了我的甜心,你看起来有事要给哥哥我说”弗朗似乎总能知道安雅在想什么,“什么都瞒不过你呢~阿尼亚……想去迷雾森林”安雅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自己的决定,弗朗西斯刚准备拿起餐具便一下排在桌子上站起来“什么?!你要去迷雾森林,你不知道那里……”“阿尼亚知道……”安雅这样说着,双手不断的互相摩擦着,“可是…阿尼亚真的想…去试试,”安雅这样说着,弗朗看她的样子似乎是无法阻止的,深呼吸一口气“哥哥我和你一起去,毕竟,我是你的爱人不是么”他这样说着露出一个笑容,抬手揉了揉安雅的头发。“中午我们就出发好了” 



迷雾森林,位于这座城市的最北边,附近的地区寸草不生,一片荒地,没有人敢去那个地方。 车在不断地行驶着,安雅撑着下巴看着窗外,“快到了呢,弗朗”她这样说着,看着树木与花草越来越少,“开了很久了”她又说着,“oh,honey,你别这样,哥哥我都有些害怕了” 



大雾四起,弗朗西斯不得不停下车子。 “到了呢”下车后,他握紧了安雅的手,“走吧”安雅露出一个笑容,与弗兰西斯一起往里面走


。 看不清楚任何路,只能听见轻微的呻吟声,鸟叫声,还有……还有……… “姐姐,你为什么要这样” 一个声音就这样传入了安雅的耳朵,“尼古拉!”安雅猛的转身看着,没有任何一个人。“姐姐…你凭什么选择了他,你凭什么……”尼古拉这样说着,安雅觉得脑袋有些发胀。 



在迷雾森林中,你会听见死去的亲人的声音,他们会折磨你,将你折磨致死。 “为了法兰西”“烧死他!他是魔女!他会给我们带来灾害!”“我明明……是这样的爱着法兰西”弗朗西斯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流下,“贞德……”,“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明明拯救了法兰西,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啊啊啊啊啊啊啊!!!”弗朗西斯抓着自己的头发跪下,“停下来……停下来。不要说了,贞德,不要说了!”他这样喊叫着。 



“尼古拉……不要…尼古拉……不要跳下去,不要跳下去。是姐姐错了,阿尼亚不会离开你的,不要……”安雅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耳朵希望不要再听到尼古拉的声音,“姐姐,纳塔申卡到底哪里没有他好,为什么你就不能转过身来看看我呢?为什么……”安雅觉得心口十分的疼痛,就快要窒息了一样,“不要再说了……尼古拉…” 





“为了新奥尔良,为了王,为了法兰西!!”弗朗觉得头痛的快要炸裂开来,“安雅……”他费尽全力喊了声,看了看旁边捂着耳朵痛苦的哭着喊着的安雅,“安雅…不要……再……想了……停止思想……”他双手紧紧的拽着自己的头发,“停下来啊啊啊啊!贞德!不要再说了” “尼古拉!!!!!”安雅这样大喊着尼古拉的名字,“尼古拉不要…不要走!” “再见了……法兰西。我最深爱着的法兰西”贞德不断的说着,隐隐中似乎看见贞德在拥抱着弗朗西斯。 两个人彻底陷入了痛苦中,陷入了尼古拉和贞德的死亡之中。




 迷雾森林,当大雾散去你又是怎么样的呢?你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你为什么要将他们拉进痛苦之中。

米only

恣非,恣意为自由,非表否认,自由并非我所渴望之意。 这段时间大家一直都在思考着,阿尔当初离开亚瑟究竟是为了什么?是希望能够不再受到亚瑟的束缚,为了阿尔他能不再为亚瑟做事,为了能够他做自己的主。 “他们都在问英雄,是不是为了自由” 阿尔每次听到自由两个字就会是发疯了一般大笑起来,很多人都不是十分的理解为什么。 直到有一天亚瑟问他为什么,阿尔又开始笑了,这回是变狞笑着边说着,“你在想什么啊亚瑟,自由?你觉得英雄真的是想要自由么?开玩笑吧,那有什么用?英雄是因为讨厌你啊,我不希望每天都看着你那脸,那带着嘲笑的脸,真是让英雄觉得恶心,一切,都是打着自由的旗号,只是为了离开你而已啊”

《无人生还》十二

首先,这篇文章快写完了呢,自己心里有些激动也有点舍不得啊喂。感谢一直看的人,似乎其实并没有多少(喂别揭穿啊)觉得最后是不是应该给HE呢?在结局方面会很纠结,如果诅咒解除了那大家会不会都回来呢?感觉自己有时间很想把这个写成一种无限循环的故事。到时候再说吧?那么下面放文。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不应该变成这样,一定能有什么办法破解这个诅咒的,不可能没有办法的”亚瑟踉跄的跑回帐篷在自己的包里翻出了一本书,然后慌张的翻页,“无人生还,无人生还的诅咒在哪!!”他这样说着,整个人就如疯了一般,“亚瑟君冷静一点”伊万试图让亚瑟冷静下来“亚蒂你这样是找不到的”阿尔抓住亚瑟的肩膀“冷静下来”他这样说,“阿尔……我不明白。”亚瑟捧着书,眼泪不断地落下,打湿书页,“无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亚瑟,这或许是我们的命运吧,nini以前经常给在下说,命运,是无法躲避的”本田跪坐在外边这样说着,“即使到最后我们都死去了,但是我们拥有了美好的以前不是么?”本田这样说着。







“找到了……诅咒”亚瑟愣了一会,慢慢的翻页,“美丽之物,Alice为献给他最喜欢的人的礼物——是鲜血与死亡,Alice为爱之人而死,灵魂回爱之人身边,献上礼物表达自己的爱,这座岛是爱之人而发现,来到上的人无人生还,唯有特例…………”后边的被红笔胡乱的画上了涂鸦根本看不清楚。“没了?”阿尔这样问着,“没有了……看不清”亚瑟合上书,“我应该,早点发现的…”他这样自责地说着,“这也是没有办法呀,万尼亚觉得已经麻木了呢”伊万露出一个笑容,心脏有些抽痛。








难以呼吸,心脏跳动的极快






“心脏……万尼亚的心脏”伊万突然揪着自己的胸前的衣服咳嗽一声,“好痛………快要炸裂的一样,好疼…”“伊万桑!!怎么办,不要……别这样”本田的瞳孔缩小了些,“要炸裂了一样,好难呼吸”伊万喘着气断断续续地说着。








“Boom!”在深处的Alice将拳头握紧。“炸裂开了哦~”







痛感立刻蔓延全身,向前倒去,鲜血在体内充满,紫色的眸子中还有些害怕的神色,“伊万……”亚瑟上前将人抱在怀里顺着他的浅金色的头发“我没有办法阻止诅咒……抱歉……抱歉……原谅我…晚安”他抚上那双美丽的眼睛,“只剩下我们三个了,英雄……尽然没能保护他们……我不配拥有这个称号”阿尔苦恼的抓着自己的头发。





十个小人去旅行,十个……只剩三。



“我献上自己的最喜欢的东西给你,以表达我的爱”

《无人生还》第十一 时间还在不断的过去,安放好路德后不知能做些什么于是都去休息了。









又是一天早晨 意味着又要有一个人离去,大家的心里是压抑的,脸上再也画不起笑容。泪水早就干了,在脸上留下了痕迹。












“亚瑟,亚瑟,醒醒”阿尔推了推身旁的人,“唔……”亚瑟吱唔一声眯起眼睛,缓缓的撑起身子来,揉揉发疼的太阳穴。“安东尼奥刚才过来了,说找你有事你赶快出去看看?hero觉得他有些反常”阿尔眨了眨亮蓝色的眸子,看着他,“该死的……在这种时候知道了真相还能不奇怪的有谁呢?”亚瑟掀开被子撩开敞篷的“门”钻了出去。









“亚蒂,hero……真的很害怕下一个会是你…我不想要失去你啊…”阿尔抱着腿,将头埋进双手中,嘀咕着。












“hey安东尼奥,你找我干什么”亚瑟看着站在海边的安东尼奥,环臂,尽可能的让气氛松弛些,“海很漂亮,就像俺和你当时见到的那样”安东张开双臂露出一个笑容。“是吧,亚瑟”他同样绿色的眸子中却多了些什么,“你在说什么?你想干什么?”亚瑟有些紧张,他觉得下一秒面前的人会消失,“俺啊………”安东尼奥朝海里面走去,“俺想,既然都会死掉。不如让你们剩下的人多活着一天两天!亚瑟!如果,之后会发生奇迹,请一定要帮俺给罗维诺说,俺这辈子最喜欢他了!当然,还有你!然后————对不起”安东尼奥说着,海水已经淹没了他的胸口,一下子躺了下去。“不要!!!”亚瑟刚想要向前便被人拉住了手,“不要啊安东尼奥!你个笨蛋!蠢番茄!!!!”泪水不自觉的衣橱了眼眶,他眼前似乎是那个阳光的男孩子的笑容,“亚瑟君,别过去,要不你也会被大海吞噬的。”伊万紧紧的拽着他的手不让他向前,“不要啊……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Alice!你倒是说啊!”亚瑟跪到了地下,手抓着自己的头发,全身有些无力。大海的波浪一下又一下的拍打着海岸,早已将安东尼奥卷进了深处。“为什么啊………”不断的擦着眼泪,“安东尼奥……桑……”刚睡醒的本田听到了亚瑟的叫喊声立刻出来,得到的……便是同班的死去。









“秋千,晃呀,晃的高又高”



“这是君最喜欢的风景么”




“很美的对吧”




“即使没有鲜红色的花的绽放”





“你开始很喜欢的吧。”




Alice在对谁说着这么一番话。然后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呐呐,亚瑟亚瑟,你觉得这样好玩么”

露白

要学会等待,但是这个等待也是有时间限制的呀 


我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手上正在织围巾,谁也不知道我给谁织,因为这个家里只剩下我了。



 “都给娜塔申卡滚!你们去死!”我撕心裂肺的大声喊叫着,混合着那哭泣的声音,我的双手紧紧的拽着被子,我恨你们,我恨你们,我恨你们带走了哥哥让他上了战场!我恨你们就这样让他离开娜塔申卡!



 “你们从来都不知道娜塔申卡等了他多久!你们不知道!你们从来没有考虑过任何人的感受!你们这群该死的,为什么还要站在这里啊!滚啊!滚出这个地方!”我的双手紧紧的抓着自己凌乱的浅金色长发,我似乎能看到哥哥临走前给我说他会回来的。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学会等待是多么困难的事情!你们不知道娜塔申卡真的很想放弃了!你们不知道我多么的想念他你们不知道!”我就这样一直重复的对他们吼着,这群混蛋却只是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的任我乱骂。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不知道娜塔申卡学会等待是花了多长时间,你们也不知道,这种等待,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果你们没有来告诉我,没有说的话,我,就只能等到死了。

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米x英】

建议配合Bandari的勇敢的心来看

让我们一直一直走下去,直到世界一片空白。







他是我见过最勇敢的女孩子。阿尔这样对别人说着。 他也是我见过最坚强的女孩子。阿尔这样感叹道。





他是我见过最开朗的男孩子。罗莎这样对别人说着, 他也是我见过最厉害的男孩子。罗莎这样感叹道。




她从来不会将内心的痛苦传达给别人,留给别人的永远都是快乐。阿尔抚了抚手上的戒指。 

他永远都不会给我带来阴雨,留给我的永远都是最温暖的阳光。罗莎抚了抚颈上项链。





我与她第一次相见是在一片玫瑰田中。阿尔露出一个笑容 

那时我第一次看到他的笑容就不由自主的陷在了其中。罗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





她是多么美丽的一个女孩啊,以至于英雄我第一次看到他就爱上了他,我希望一辈子,做她的英雄。阿尔竖起大拇指坚定地说。

 他说要做我的英雄,一辈子保护我。我就点头答应了,到现在我都没有后悔过。罗莎的笑容是幸福的。






所以,英雄的任务就是要让她一辈子不受伤害,一辈子都是幸福的。阿尔转了个身朝着太阳说着,手抬起似乎是想抓住太阳。 

所以,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为我有他这位英雄。罗莎的手抬起似乎是将太阳托在手里。





所以,我们会一直一直携手走下去,直到世界一片空白。


直到我(英雄)的灵魂从我(英雄)的躯体中逝去,我心依旧。



中国有一句古话,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


我这颗爱他(她)的心一辈子都不会改变。



这是我(英雄)最敢保证的一句话。




我爱你,罗莎(阿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