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城。

江周三十题。

 @泱泱 

第三题
#江周#迟到五分钟
依旧短小

江波涛这两天觉得自己特别容易困,估计是晚上睡的太晚的原因。毕竟夏休期一过就有比赛可不能栽了跟头。

周泽楷发现这个事情之后跟他约定说要在12点时准时回宿舍,不可以再晚了,虽然无奈,但也只要依了自己恋人及队长的要求。

这一夜他依旧是坐在训练室里头,插入u盘边看着比赛视频边做笔记,不知不觉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看完最后一个视频江波涛一下靠在了椅子的靠背上,眯起好看的眸子瞧了瞧时间,11:57了。收拾收拾估计还没到寝室就已经十二点了,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加快了些速度。

“我回来了”江波涛打开自己宿舍门的时候便看到周泽楷站在门口,脸上大写的委屈两个字,他赶紧进来关上门。

“诶…小周,我收拾东西所以慢了点”
“五分钟…”对方拿起手机打开锁屏凑到他的面前声音有些低。
“我知道,抱歉”江波涛笑了笑伸手揉了把对方的头发,随后打了个哈欠。
“好了好了赶紧睡觉吧,我想你等我也肯定累了是不是?”他保持着温和的笑容。
没想到却被对方一把抱住,周泽楷像是大金毛一样在他的颈窝处蹭了又蹭。
“惩罚,一起睡”他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撒娇一样,江波涛侧头吻了吻恋人的耳尖。
“好”

江周(温馨三十题)②睡着的猫和他

泱泱果然很棒

泱泱:

·ooc严重慎入
·私设如山
·有什么不对请务必指出,会改!
·欢迎捉虫
·联文注意 @长安城。
自从同居以后,他俩便一起养了一只布偶猫,准确的说应该是江波涛带来的,而周泽楷也没有反对什么,他们给这只猫起名叫,小布。


夏休期的职业选手算是很闲了,每天在家里和恋人一起逗逗猫,偶尔竞技场一下,也是闲适的很。


这天,江波涛突然想起自己有本书一直想看,便起身拍了拍正在喂猫的周泽楷,“小周,陪我下楼买本书,好不好?”周泽楷抱着猫粮抬头看着他眨眨眼,认真的想了想外面的高温还是摇了摇头,小布有些不满的用爪子扒拉着那包猫粮,“江,热,晚点?”


江波涛看着这一人一猫有些无奈,看了看窗外的太阳也确实挺大,可是再晚一些又怕书店关门了,毕竟那家书店的店主可是任性的很,没办法,无奈的开口,“晚一些店主怕是要关门了,我先去好了,小周在家和小布等我回来吧?”周泽楷点点头示意他知道了,把猫粮倒了一些出来给小布,起身去把墨镜拿来给江波涛带上,对他笑笑,“别被发现。”


周泽楷躺在沙发上睡着,怀里抱着小布,小布也是睡着了也不怎么安分,尾巴晃来晃去最后缠上了小周的手腕“喵……”


江波涛一进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觉得内心有什么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由于堵车带来的烦躁也一扫而空,嘴角微微上扬,向前走了几步轻轻推了推熟睡的恋人


“唔……江,回来了啊……”周泽楷抱着猫悠悠转醒,还未起身坐下就先哼哼了两声,声音由于刚醒带着些许沙哑。
嗯,像只奶猫一样,可爱。江波涛迅速下了这样的一个定义。


“嗯,回来了,小周,回房间睡吧?”江波涛笑着揉了揉周泽楷还有些凌乱的碎发。
“好。”

【江周30题】联文注意

第一题:#江周#一杯可乐,两根吸管。
@泱泱 
江波涛向来会与人保持一定的距离,不管是关系好还是坏,他认为这是最基础的礼貌问题。

“诶?一杯可乐两根吸管么?”他微微皱起了好看的眉头随后又舒展开,无奈的叹了口气,“也行吧,既然都这么说了”他笑了笑,三月的风一般温和。

江波涛拉着周泽楷走到了一个不容易引人注目的位置坐下,他伸手拿起自己的那一根吸管搅了搅杯中的可乐,冰块与杯壁碰撞发出的响声清脆。

“小周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他突然开口问道。

对于他早上的问题,对方是怎么想的呢。

江波涛只看到周泽楷的脸稍微红了些,对方突然低下头拿起他自己的吸管猛喝了一大口可乐吞下去然后腼腆地笑了笑,伸手将两根吸管像打结似的扭在了一起。

“喜欢,江”

江波涛听了愣了愣,随后微微前倾伸手卡住对方下巴抬了抬亲亲嘴角。

“那我想陪在小周身边,以恋人的身份”
他这么说着,又揉了揉周泽楷的头发,对方点点头道
“好”
他们两人像一杯可乐中的两根吸管一样,在一起了。

叶江《与你同沉》(3)

船突然开始快速的下沉,估计是下底舱已经被海水灌满,重力极大。
甲板上的乘客都因为巨大的摇晃而惊慌失措,但江波涛很平静,脸上似乎看不出任何波澜。
“叶神,你总是拽着我的手其他人怎么办?”江波涛被叶修拽着手不放,对方似乎像个孩子一样。
“我怕你被人群挤开了,哥可没这闲心去管其他人”
我最在乎的只有你,所以,你是放在第一位的。
叶修拽得更紧了些,船在向一边倒,猝不及防的倾斜让江波涛一个没有站稳便摔在了地下向下滑,“小江你敢不敢再蠢一点?”叶修开着玩笑,心中感叹幸亏刚才拽得紧,江波涛带有歉意的笑了笑。然后起身站稳。

他有不祥的预感,自己的心总是悬着的。
他感觉自己会栽在这里。

江波涛赶紧摇了摇头将这个想法甩去,开什么玩笑,未来,还等着他们两个。
叶修一只手拽着他,一只手拽着栏杆。船突然就停出了,成斜坡的样子。所有人都抓住了这个时机拼命的往上跑,然后接受救援,转移到另一艘船上去。但是叶修和江波涛似乎看起来不急。
不,
怎么会不着急。

着急的叶修快要疯了。

江波涛不在了,

就在人群上来的那一刻他们的手猛的松开了,

这一次他没有抓住对方。

“小江!”叶修喊着,人群的嘈杂声淹没了他的声音,但他好像听到了回复,
“我在的,前辈”江波涛不紧不慢的回答着,“我就在离你不远的地方,我握住了栏杆的,前辈”对方提高了声音,像是在述说故事一样缓慢。
“我没事”

海面平静,似乎什么都没有。但是对于船上的人来说,晚一点,就会是死亡。

一阵风吹来,冷得刺骨。

他们突然想起来,
这是深冬。

叶江《与你同沉》

(1)

与我亲爱的子衿大大一起写文。

 @十三/楚子衿 

所以说叶江很棒对不对

我一直都在ooc

我想哭泣

好的正文

———————————————————





“我不愿让你一人独居深海”
“与你同沉,小江”
“我爱你”
究竟是他在昏迷最后时刻靠着意识说出的,
还是他希望对对方强调事实而最后说出的。
—————————————————————

“呼叫救援,10:45发动的航船遇难,请求救援!”
叶修正懒散的坐在椅子上无所事事的时候,这一则通知传入了耳中。
10:45
叶修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椅子因为过大的冲力而倒在地下,与地面发出碰撞的声音极为刺耳。“小江?!”
江波涛所乘的船就是10:45所发的那一艘,而现在告诉他出事了,开什么玩笑?
作为救援总指挥部的人叶修根本来不及二次思考手一挥便对下属发动号令:
“动用人员,立刻前往海上发出的地点进行救援!”
叶修的声音很低,
“哥的人,怎么能出事”
他一把抓起椅子上的外套穿上大步跨出指挥部的门。

与此同时,
在船上得到通知的江波涛立刻从客舱的床上坐起身来收拾东西,不过他首先想的是,让自己不要出事。
毕竟他不知道自己家里的那位前辈如果得知他在遇难中身亡,会闹出多大事情来。
叶修可不是省油的灯。
将自己认为重要的东西收好后他拿起了电话,手指有些颤抖。
毕竟这是联系到自己生命以及未来的事情,不可能不会害怕。
按下那一串熟悉的号码,他将手机紧贴着耳朵等待着拨通。
“喂?”
“小江!”那边已经喊出了自己的名字。
江波涛突然笑了笑,随后不紧不慢的用自己最随和的语气说“我没事,叶神请放心”

但是过了一小会他都只是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前辈?”
江波涛试探性的问了一句,然后对方突然开口以较大的声音说着
“等我,马上就来”
随后电话就被挂断了,江波涛只是无奈,怎么就这么霸道呢?抬手揉了揉自己头发不解的,然后拿起一个小袋子快速的向甲板移动。

我会活下去,这样,我们会拥有美好的未来。
—————————————————

《奉上心脏》周江

(5)文笔烂的像狗屎。
“小周”江波涛像是鼓足了所有勇气一般。
“虽然我知道这个你可能会认为我很讨厌,而且不可理喻”
“但是”
江波涛深呼吸一口气吐出来。
“我喜欢你”

—————————————————————
喂,
周泽楷,
你听了么?
他说喜欢你。
—————————————————————
周泽楷在那一刻愣了,表情有点精彩。江波涛轻笑,似乎已经知道了这种结果一般,起身。
“小周不用勉强回答啦,毕竟是我单方面的说嘛。再说…小周的目光,可从来没有在我身上停留过啊”江波涛扯出了一个笑容,比哭还太难看的笑容。
—————————————————————
喂,周泽楷
你到底有没有听到
愣着做什么?
不好意思现在可不行。
—————————————————————
“江”周泽楷抬头看了看站起来的人,然后露出一个笑容,伸手拉住对方的手,微微发力扯了过来抱在怀中翻个身压在床上,“嗯?!”江波涛还没有反应过来,看着自己上方的人。

“江,喜欢”
周泽楷开口轻声说出了三个字。
“以前,关注”
做为小周的翻译官他怎么会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呢。
“目光,从未离开”
听到这个地方,眼泪不争气的就从眼眶中溢出来了,因为躺着的原因,顺着眼角落下,染湿了枕头。
“什么嘛……”他笑着抬手搂住对方的脖子,然后微微起身亲了亲周泽楷的嘴角。
“嗯,江,喜欢”周泽楷的双臂向内收起,半撑着床铺半抱着江波涛。
—————————————————————
“我唯一不后悔的就是”
“答应了他,谈一谈的要求”
“虽然我知道只会是我单方面的叙述”
“但是,我很开心的是”
“我没有说出那一句”
“奉上心脏,换你一寸目光”
—————————————————————
全文完

《奉上心脏》周江

(4)

江波涛正襟危坐。
他现在就坐在自己的床上,只不过对面还有一个表情严肃的周泽楷。
“江,不对劲。原因”周泽楷在思考了一会后终于开口。

“会被队长发现的吧,江副”杜明嘀嘀咕咕的说着停下了手中的练习,“他们两个今天下午都请假了说不定已经发现了”吕泊远向椅背上一靠叹了口气。
“天了杜明!杜明我刚才来的时候看到江副走进宿舍里了还听到他们之前的谈话了!队长好像要和江副谈谈!”孙翔突然冲进了训练室,“天了孙翔你听懂了?!”“滚!”

江波涛神都还没回过来,听到对方的问题也是迷迷糊糊的,这样的状态大概是第一次吧。

“小周…”他开口喊了声,微微抬头看了看天花板让自己想下一句该说的话。

江波涛该怎么开口他不知道,一向语言能力很好的他竟然哑口无言,双手握在一起放在自己的腿上。“嗯?”对方打出了疑问的声音,江波涛像是认输了一般,身子向前倾,手臂弯曲的撑在腿上,微微低头靠在自己双手握的拳上。

“小周,我不明智”江波涛打了一肚子的稿子但出来的第一句话,他就发现不对了,但是将计就计,说下去吧。

“首先,我为我最近状态下滑感到抱歉,但是请你相信我,马上就可以调节过来我不会脱战队的后腿”江波涛这么说着,周泽楷点了点头,“信”他回答。

————————————————
但这不是周泽楷想要听到的话,他并不是因为江波涛的状态下滑而找他谈话,而是因为他的种种表现,还有眼神甚至是言语,都在疏远自己,或许还有点讨厌?周泽楷不能确定,他只能去猜测。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

他去问孙翔一行人,而对方只是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头疼得很,周泽楷在之前被拒绝一同吃午饭的后只觉得头疼,自己战队的副队长究竟怎么了?

————————————TBC

《奉上心脏》周江

(3)oooooooooooocooc爆炸的文章

江波涛是个坚强倔强的人,但他也有脆弱的时候,他将最好的一面留给外人,留给自己喜欢的人,留给前辈。

但他把最难看的一面留给了自己。

步伐迈得很大,频率也不低。

江波涛在食堂打了饭之后,并没有什么食欲,就坐在一个角落的位子用筷子不断的搅着碗中的食物。

小周皱眉头了,对着他,是不是自己很讨厌呢?
江波涛总是这么细腻,去揣摩对方的一句话一个表情一个动作,从而去想该怎么去做,怎么去接话,怎么去表达。而这样会让他很累,累了,会撑不住。

江波涛肯定不知道他现在表情有多难看。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去将饭倒掉。“下午的训练要加油”他嘀嘀咕咕的说着,然后用餐巾纸擦了擦手又擦了擦手,丢进了垃圾桶回自己的房间”

江波涛有个习惯,每天中午必须要有一个小时的午休时间。

打了个哈欠他眯了眯眼睛走回寝室,“吱呀”不知道是没有涂润滑剂还是什么,总会发出声音,“嗯?”里面有人发出了声音,江波涛的脚步突然就停下了。他站在门口思索着进不进去。“江波涛你没欠他”江波涛这么告诉自己,然后进屋关上了门。

“江”里面的人看着他,那眉头又皱了起来,江波涛心里一惊差点又想退回去。

周泽楷突然从床上站起来,走到江波涛面前,慢慢的走近,江波涛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然后背部直接撞上了门,他微微抬起头看向对方,眸子里印着自己的样子。然后江波涛立刻就把头低了下去。

太难看了那副表情,让他自己都觉得难看的表情,怎么能让周泽楷看到?“江,不对劲”周泽楷憋了半天终于说出来了。

“谈谈”周泽楷的表情第一次这么严肃。

江波涛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拒绝,甚至就找不到理由拒绝。

“好”他无奈之下叹了口气,只好这么说。

《奉上心脏》周江。


(2)
“binggo!吴启戳到了重点!”孙翔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你们说,江副是不是那什么…”杜明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的下巴,“你是说喜欢队长?”吕泊远说着。
“不可能不可能,江副那多直啊,肯定是喜欢上一姑娘了才会这样”孙翔比划着打消了那几个人的想法。“也是…”

—————————————————————

大概是什么时候?江波涛对周泽楷的关注越来越多,而他们之前的默契,到了一种几乎看对方一眼就能知道心中在想什么。

“我没有读心术,我只是能从他的表情还有行为中知道,他想要表达什么”江波涛这样给队员们说,“你们如果根据问题再结合一下小周的语言和行为来看,也会理解的”他想了提出了一个建议,“开什么玩笑啊——!副队!”众人皆悲伤。

江波涛和周泽楷在一个房间。
原本晚上都会聊天的二人在最近的日子中,只是说一句,“晚安”。有时候甚至打都不打招呼。
有几次周泽楷回去的时候,开门的同时也会听到噼里啪啦的声音,最后一看,对方早就躺下睡着了。整个房间里安静的只有呼吸声。

但是他可以发现,那个呼吸声并不平稳,没有睡着。


周泽楷其实有很多理由可以找江波涛谈一谈:状态下滑,说话越来越少,练习的时候心不在焉,包括饭量的减少。他随便挑一个都可以。但是枪王并不想这样,他知道,有原因。

而原因不出在江波涛一个人的身上。

“江,午饭”有一天训练结束周泽楷及时的退出了游戏伸手一把抓住江波涛的手腕,对方愣了愣神,然后转过身来有些僵硬的笑了笑,“好啊”

不是这种笑容,不是他想得到的笑容。

周泽楷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头却被江波涛一收眼底,“啊哈…我还是自己去吧队长”江波涛将手抽了出来,然后逃一般的走出了会场。

“不是…”

不是这个意思。

江。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