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城。

《重回1991》冷战(第一次冷战文)

重回 1991
是的,我回到了1991这一年。而且,是12.25。苏/联。或许现在应该称呼为“前苏联”。

阿尔穿着军服走在莫斯科的大街上,与其他的人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啊……真是麻烦。怎么会来到这里了,是遇到了什么么,而且,语言不通”苦恼的揉了揉太阳穴。

今天的人们依旧在路上行走,匆匆忙忙,商店的门口都站满了人,长长的队伍就像是长龙,许多商店的门口都标着“面包售空”“肉类售空”“蔬菜售空”等标志,他慢慢的转身看着四周。一片萧条的景象,这是苏联的最后一天。他心里这么想。今天的空气十分的潮湿,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寒冷,他摘下眼镜来擦了擦,水雾部在上面让他无法看清,他向前走,与人们的方向相反,旁边的楼上的钟显示着七点二十五分。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随着第六感向一个地方拼命地跑着。“不行…他还不能死,不能让他死掉”阿尔弗雷德心里这么想。

气喘吁吁的看着面前的克林姆林宫阿尔觉得有些束手无策,他在哪呢?而现在时间,已经到了。工人们就像平时一样的将那面镰刀旗降了下来,像叠餐巾一般叠好后拿走了,然后另一个工人升上了以前的三色旗。红场上的人三三两两,不是出来散步的莫斯科居民,就是外地来的游客,没有人在意那面旗子的事,当然,也没有闪光灯摄像机与大批媒体记者涌到现场。那面被胡乱收起来的旗帜已经在此飘扬了七十四年。

没有多久耳边便响起了枪响,从不远处传来的,蓝色的眸子有些缩小,看着那房间亮着,灯光似乎还是这么的柔和,黄色的灯光。是的,是他,伊万,不会有错。

他为自己的理想而葬身了。

而阿尔弗雷德又能做些什么呢,站在这里?然后等待着之后他的死亡信息?然后作为一个胜利者,迎来属于自己的时代,胜利,还有各个国家的称赞祝贺。

葬礼就在第二天早晨,两三个人将一座棺材放进了土里,苏联的国旗被盖在了棺材上面,他们埋好后提着铲子离开了,毫无一丝留恋的就走了。阿尔就站在旁边看着,慢慢蹲下抚了抚泥土,眼泪不经意间落下,明明应该开心才对,但他感觉不到,咬着牙,双手握成拳头狠狠地打在了地面上,似乎是用着自己最讨打的声音对着这个坟墓里再也不会醒来的人说着:
“不是说你不会死的么”
“不是说,革命的道路你会一直走下去的么?”
“不是说要和我拼命,拉着hero一起下地狱的么”
“信不信我把你的名字改成伊万.F.琼斯。这样你就会生气起来和我拼了”

“阿尔君,你在会议上发呆是不是太不尊重其他国/家了呢?”有个有些软绵绵的声音传入他的耳里,猛的醒了过来,看向对面的人他有些恍惚的。
“伊万…你活过来了?”阿尔看了看面前的人
“是不是睡糊涂了,我可是一直都在的哦,真是让人苦恼的美利坚呢,是不是该给你点惩罚你才能不会说出这么紧张的话来”伊万皱皱眉头,从旁边拿起了水管不顾其他国家的眼神对准了阿尔弗雷德
“啊哈,你还真是暴躁极了伊万 布拉金斯基。惩罚这种事情,hero可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被你打了。”
阿尔笑了笑,看着伊万的眼神却变了。
带着些怀念,和恨。

————end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