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城。

《镜》双英啦

《镜》   有谁知道?镜子里的自己是什么样子,它会带给自己什么样的另一个自己?也许你可以想象着,当他出现的时候,两个十分相似的人对看着?或许你可以一枪将他崩死,或者和他和平共处?well,也许这是很奇怪的,不过从镜子里面出来的另一个自己,oh 那真是让人想打寒战不是么。   “oh shit 弗朗西斯到底在想什么让我去参加他的晚会,真是奇葩极了”一位男士正在镜子面前理着自己的外套,well,是的他叫亚瑟 柯克兰,前不良一位,或许你会觉得他是一位绅士,当然在女孩子面前。就在今早弗朗西斯 波诺弗瓦 告诉他,今晚又一个晚会让他去捧场?真是麻烦极了,或许是他更想去找几个女的调调情什么的。“嘻嘻嘻嘻,有晚会么 Oli先生也好想去啊”当亚瑟正一脸怒气的理着领子的时候不知从哪传来了声音,“oh shit谁?”亚瑟环看了看表示发现没有人“让一让了往后退一步嘛亲爱的亚蒂…真是让Oli先生烦恼极了呢,你”镜子里面的“亚瑟”伸出脚一下子便从里面出来了,然而我们的亚瑟并没有反应过来“嘻嘻嘻嘻,抱歉了亚蒂~”只听咚的一声,摔倒的声音,亚瑟眯起眼睛揉了揉自己的头,“他妈的…真疼”然后看看压在自己身上的人,umm…草莓金的头发,亮蓝色的眸子,卧槽粉色的西装?“诶?亚蒂哪里疼要Oli先生帮你揉揉么,真是让Oli心疼极了亲爱的”奥利弗 柯克兰/从镜子里面出来的另一个与亚瑟极度相似的人用甜的如巧克力杯糕的声音说着“oh,你他妈先下去好么,虽然你不重但是压着老子真他妈难受!”亚瑟用手推开凑上来的人坐起来,“真是让Oli先生伤心,亚蒂怎么能拒绝Oli的好意呢”奥利弗坐在地下假装伤心的哭着擦眼泪,亚瑟慌了,他不知道这人到底是真哭还是假哭,“哈?你这人怎么了一个大男人的哭什么?”亚瑟抓着奥利弗的手肘“well,去你妹妹的你没哭”一下子甩掉奥利弗的手抱怨着。“讨厌啦亚蒂~听说有晚会Oli先生可以跟着一起去么?”奥利弗站起来拍拍自己的衣服笑着说着,“oh 也许不可以,毕竟我只有一份请柬”亚瑟也站起来拍拍自己的衣裳回答了奥利弗,“umm…啊呀呀这样啊,不过Oli先生还有一个办法哦,比如说——女伴”奥利弗笑着,想了想说着“what?oh 你可是个男的,怎么可能成为我的女伴”亚瑟一脸吃惊的看着奥利弗,“well,Oli先生一点也不介意穿女装哦,只要你有~”奥利弗用手指轻轻拍打着自己的脸颊,亚瑟摊手表示无奈,随后又想起来隔壁房间似乎有一条裙子和假发,那是当时弗朗西斯邀请他参加反串晚会的时候用的,当然那是一个悲惨的回忆,“ok、从这里过去左边的房间里面有一条裙子,假发和高跟鞋,自己去拿吧,我期待你的表现”亚瑟指了指环臂,看着奥利弗就这样跑了进去,然后突然想起,oh,老子怎么就这样答应他了,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于是他就这样走来走去的想了半天,最后决定先带着这个人去应付了晚会,其他的等回来再说。不一会……“亚蒂,Oli先生觉得裙子似乎太长了?”奥利弗出来的时候用手将长裙提起来往前走,时不时看看地下,oh上帝当时亚瑟的内心几乎是炸开了的,他是不是生错性别了,亚瑟的心中想着,不得不说奥利弗穿了女装后很好看,“umm…一点也不长,对于你来说刚刚好很合适呢”亚瑟上前牵过奥利弗的手,“嘻嘻嘻嘻那还真是高兴极了哦,well,Oli先生就暂时占用一下奥利维亚的名字吧,抱歉呐via”奥利弗抽回手对着镜子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oh亲爱的你怎么能说Oli先生是混蛋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奥利弗在自言自语,比如亚瑟。 “well该走了,已经快到时间了”亚瑟说着指指门口,“oh 你等等Oli先生,这高跟鞋穿着可磨脚了”奥利弗快速地跟上前“活该”丫的回复道。 以上,便是我们亲爱的前不良先生亚瑟 柯克兰与我们可爱的镜中人奥利弗 柯克兰的相遇故事,well,也许他们相处的并不是很愉快,比如奥利弗经常拿着下药的杯糕塞进亚瑟的嘴里,而亚瑟拿着司康塞到奥利弗的嘴里,两败具伤两败具伤,可喜可贺可喜可贺。/bushi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