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城。

双黑太中。直到花开

《直到花开》。BE
#双黑#
#ooc到你吐血#

那朵花凋零了。

中也看着落在地面失去光泽的花瓣开口说着,伸手将自己落在地面的外套捡起边起身边转身,手搭在了肩上转身离去。

“花不会常开”
他眯起了蓝色的眼睛,停下脚步来又是忍不住转头看了看那朵花。

没有不败的花,也没有不变的人。
我没有改变,变的人是你。
太宰治。

中也离开了,没有丝毫犹豫地回头。

他和普通人有什么区别呢?
除了异能还有身份
他也是个人
会死的人

没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了,他觉得自己会死,就在下一个花季。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就拉上你一起下地狱吧,太宰。反正自杀也是你长久以来的梦想不是么?”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的清晰,似乎是觉得这样对方就可以听见了一般。

中也有些烦躁的抬手揉了揉自己橙色的头发,“啊啊,真是让人心烦极了呢”

“如果能更长一点就好了”

他抬头看向天空,那是和他眼睛一般的蓝。不带着任何污浊的蓝。

————————————————
时间跳到一年后
————————————————

“太宰,有你的信”国木田大步走进了侦探社,手中夹着一封信件,他直接丢到了躺在沙发上听歌的太宰的胸口上,“真是的,都怪你我的计划全部乱了!”
国木田一边责怪着一边走到自己的工作桌前坐下。

“计划真的有这么重要么——国木田经常生气…诶,中也的信?”太宰边说边从信封中取出信件,随后愣了愣还是阅读。

“国木田,我有点事就先走了哦”他立刻从沙发上起来以最快的速度冲出了侦探社。

“chuya还真是个笨蛋呢,果然是和蛞蝓一样大的脑子——”太宰治拦了车,叹口气说着。

————————————————
中也操控重力直接从二楼跳到了一楼后面,身旁因为异能而范着红色的光,看了看那朵含苞待放的花,似乎正在慢慢的开放。

“时间大概是要到了”

他嘀嘀咕咕着来到花的旁边单膝跪下,拳头猛的砸在了地上,地面凹陷下去。

“可惜啊,太宰。没能把你拖下水”中也嗤笑着说,随后脱力往侧边一倒。

“喂喂…至少让我看起来别这么狼狈啊”中也嘀嘀咕咕着。

“这么久也累了”
这么说着只觉得眼皮沉重干脆就闭上了,迷糊之中他好像听到有个熟悉的声音给自己说着
“晚安,中也”

脸上有些温热的液体不知道是什么,总之他努力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片血红。
哈…还是拉下水了呢。
太宰。


那朵花开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