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城。

雷帕。告白计划。刀子

告白计划 · LOVE
"You are my love ."╳╳◆PALUOSI 2747

❥求而不得,爱而不能。

第二天我还能闻到另一个枕头上的烟草味道,他估计是在起床的时候又点了一根烟,这不是一个好习惯,准确的来说,我只是觉得清洗比较麻烦。他走了,也就这么平淡的离开了这个屋子。什么东西都没留下,除了他身上的男士香水和烟草味道。

两人的关系一直都是不清不白的那种,说是床伴,可这两个多月来的相处就像是真正的情侣一样。大概我是被自己给骗着了,谎言总是能把本身给套进去,而却又反应不过来。太令人头疼,我抬手使劲的揉了把自己的头发,撑坐起来掀开被子转身下床,凉拖并不是很合脚,总是会随着脚板而起又打在地面上发出响声。

不管怎么说我是爱他的,能让我将自己的忠诚和感情捧到面前的只有他一个人。或许因为他是一名强者,令人折服的强者。还有霸道的行为都这么吸引别人。

“帕洛斯你个该死的…”

对着镜子咒骂了一句我使劲的甩了甩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然后给浴池放水,早上起来洗个澡可以让一天的心情都好起来。我真想赶紧把他给忘掉了,或许之后我再也不会喜欢上任何人。不过现在,赶紧给忘了,然后找个时间离开这个鬼地方。

泡进热水里的感觉是非常美妙的,温暖包裹着身体让人昏昏欲睡,我想自己昨晚睡得是够多了的,但现在眼皮竟然又开始打架了。

但没有,拿起了手枪张开嘴枪就对着口腔,然后我扣下了扳机,枪声惊动了楼上下。然后听见了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雷狮抱住了我使劲的摇晃着想让我赶紧起来。最后的意识让我只能认出来面前的人是谁。

猛地睁开眼睛,那都只是梦。
你又对自己撒了一次慌,别想写不切实际的东西了。他根本不可能回来的。

“呃啊…令人烦躁的梦。下午喊蠢狗一起过来吃饭好了。”

家里只有自己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穿上浴衣走出淋浴间,电脑收到信息发出的叮咚响声让我有些惊讶。走过去滑动鼠标点开了邮件,是匿名发送的,是一张照片和一小行字。

照片里的男人的眸子是好看的紫色,头巾被取下来了,穿着西装身姿挺拔好看的很,旁边的姑娘也算得上好看,笑得甜美。

下面的字写着:
“雷狮先生 和 xxxx女士的婚礼”

我总算是死心了,他从一开始就绝对不可能和我在一起的。求而不得,爱而不能。

或许唯一好的事情就是我再也不用看他的脸色而去决定接下来自己该做什么。

🌸帕帕性转@

他划着船,带我看过这连绵的山脉。

我从未想过他会有这种雅兴,甚至还以为他所喜欢的,就是强取豪夺。是非常吃惊了,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就像是佩利看到了肉不吃一样的惊讶。虽然这个比喻不怎么样,但的确能表述我的想法。

“老大,今天兴致这么好?”
我伸手将那帘子撩开了些,对方撸起袖子有一下没一下的划着船,见自己出来了便开口道

“出来,瞧瞧”
不容拒绝的口气,在内心抱怨了两声我却还是踏出了小棚,有一点小心翼翼。三月春风拂过脸颊已经是温暖的了,心中莫名的愉悦了几分。

我见高山流水。

那是我没怎么见过的风景,或许可以说,自己总是为了生存而生存,从未观察过这些东西。

“太美了”
不经意这句话便从口中说出,我听见了他笑的声音,男人低沉的嗓音让人上瘾。有点尴尬的笑了两声我微微侧身背着手眯起眸子笑了。

“老大,这风景还不错呐。”

一场梦醒,睁开眼睛我还是在自己的房间里,但梦中的场景是怎么也挥之不去。我不明白自己是为什么做了这样的梦,或许是压力太大?还是说另外的原因。

“嘁”
这都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不过既然梦到了那也是好的,当做享受也无妨。打了个哈欠翻身下床揉着眼睛往外走。

“帕洛斯”
是熟悉的声音,自己立刻变打起了精神。他轻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接下来的话让自己好像还在梦里一样。

“要不要划船玩玩”

我想自己是病了,而且病的很厉害。我总是无法拒绝他给自己的一切邀请。一步步踏入他所创造的领域,又想从中逃离。但是当你被他盯上之后就不要想离开了。这个道理,我很清楚。

于是我鬼使神差的回复他
“当然,老大。我想这也是一个不错的放松。”

我想,放松一天也不是不行。逃离他的事情,晚一天想也没有任何影响,毕竟假期还很长。

①4897艾比
②绑专
③ooc预警
④架空现代设
〖今早看到漫画的就想写了〗

  这几天意外的冷,天气预报说着估计要到零下去了,嘟着嘴有些不悦的低声埋怨着寒冷的天气,一边抢过旁边的人手中的热水袋抱着

“艾比小姐……”

他的声音听起来颇为无奈又无可奈何,皱了皱眉侧脸仰头看着他提高了声音
“你有什么意见嘛!”
他有些慌忙的摆手解释自己并没有那样的想法

热水袋可要比自己的荷包暖和多了,估计是之前手背冻僵的缘故,较高的温度竟然自己感觉到有些疼痛。

但本着不能冷到的原则我没有放手,但他却伸手过来轻轻的将热水袋提到一边。

“在下想说的是,突然接触过高的温度手可是会受伤的”
他笑得温和,绕道我的面前俯身用他比自己大一号的手把自己的包在手心里,然后反复的搓了搓。

恩,也不比热水袋差。

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从他手心传来的温度要比热水袋舒服的多,不一会手指就不想之前那样僵了。

他松开来直起身子又将热水袋塞进我的怀里
“这样会好得多”
没有刺痛感,也没有冷热交替。

我思索了一会眯起眸子,左手抱着热水袋右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喂,呆头骑士”
他疑惑的看着我等待着接下来的话,我希望对方不要注意到有些微红的脸颊。

“你之前不是问我最想去哪么”
“看在今天你帮姐的份上就告诉你好了”

顿了顿其实我紧张的快说不清了
但我又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莫名的很开心。
大大咧咧的露出一个笑容,我继续给他说着
“我想去,你的心”
“你的心怎么走,告诉我一下吧”

双黑太中。直到花开

《直到花开》。BE
#双黑#
#ooc到你吐血#

那朵花凋零了。

中也看着落在地面失去光泽的花瓣开口说着,伸手将自己落在地面的外套捡起边起身边转身,手搭在了肩上转身离去。

“花不会常开”
他眯起了蓝色的眼睛,停下脚步来又是忍不住转头看了看那朵花。

没有不败的花,也没有不变的人。
我没有改变,变的人是你。
太宰治。

中也离开了,没有丝毫犹豫地回头。

他和普通人有什么区别呢?
除了异能还有身份
他也是个人
会死的人

没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了,他觉得自己会死,就在下一个花季。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就拉上你一起下地狱吧,太宰。反正自杀也是你长久以来的梦想不是么?”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的清晰,似乎是觉得这样对方就可以听见了一般。

中也有些烦躁的抬手揉了揉自己橙色的头发,“啊啊,真是让人心烦极了呢”

“如果能更长一点就好了”

他抬头看向天空,那是和他眼睛一般的蓝。不带着任何污浊的蓝。

————————————————
时间跳到一年后
————————————————

“太宰,有你的信”国木田大步走进了侦探社,手中夹着一封信件,他直接丢到了躺在沙发上听歌的太宰的胸口上,“真是的,都怪你我的计划全部乱了!”
国木田一边责怪着一边走到自己的工作桌前坐下。

“计划真的有这么重要么——国木田经常生气…诶,中也的信?”太宰边说边从信封中取出信件,随后愣了愣还是阅读。

“国木田,我有点事就先走了哦”他立刻从沙发上起来以最快的速度冲出了侦探社。

“chuya还真是个笨蛋呢,果然是和蛞蝓一样大的脑子——”太宰治拦了车,叹口气说着。

————————————————
中也操控重力直接从二楼跳到了一楼后面,身旁因为异能而范着红色的光,看了看那朵含苞待放的花,似乎正在慢慢的开放。

“时间大概是要到了”

他嘀嘀咕咕着来到花的旁边单膝跪下,拳头猛的砸在了地上,地面凹陷下去。

“可惜啊,太宰。没能把你拖下水”中也嗤笑着说,随后脱力往侧边一倒。

“喂喂…至少让我看起来别这么狼狈啊”中也嘀嘀咕咕着。

“这么久也累了”
这么说着只觉得眼皮沉重干脆就闭上了,迷糊之中他好像听到有个熟悉的声音给自己说着
“晚安,中也”

脸上有些温热的液体不知道是什么,总之他努力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片血红。
哈…还是拉下水了呢。
太宰。


那朵花开了。

江周三十题。

 @泱泱 

第三题
#江周#迟到五分钟
依旧短小

江波涛这两天觉得自己特别容易困,估计是晚上睡的太晚的原因。毕竟夏休期一过就有比赛可不能栽了跟头。

周泽楷发现这个事情之后跟他约定说要在12点时准时回宿舍,不可以再晚了,虽然无奈,但也只要依了自己恋人及队长的要求。

这一夜他依旧是坐在训练室里头,插入u盘边看着比赛视频边做笔记,不知不觉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看完最后一个视频江波涛一下靠在了椅子的靠背上,眯起好看的眸子瞧了瞧时间,11:57了。收拾收拾估计还没到寝室就已经十二点了,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加快了些速度。

“我回来了”江波涛打开自己宿舍门的时候便看到周泽楷站在门口,脸上大写的委屈两个字,他赶紧进来关上门。

“诶…小周,我收拾东西所以慢了点”
“五分钟…”对方拿起手机打开锁屏凑到他的面前声音有些低。
“我知道,抱歉”江波涛笑了笑伸手揉了把对方的头发,随后打了个哈欠。
“好了好了赶紧睡觉吧,我想你等我也肯定累了是不是?”他保持着温和的笑容。
没想到却被对方一把抱住,周泽楷像是大金毛一样在他的颈窝处蹭了又蹭。
“惩罚,一起睡”他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撒娇一样,江波涛侧头吻了吻恋人的耳尖。
“好”

江周(温馨三十题)②睡着的猫和他

泱泱果然很棒

泱泱:

·ooc严重慎入
·私设如山
·有什么不对请务必指出,会改!
·欢迎捉虫
·联文注意 @长安城。
自从同居以后,他俩便一起养了一只布偶猫,准确的说应该是江波涛带来的,而周泽楷也没有反对什么,他们给这只猫起名叫,小布。


夏休期的职业选手算是很闲了,每天在家里和恋人一起逗逗猫,偶尔竞技场一下,也是闲适的很。


这天,江波涛突然想起自己有本书一直想看,便起身拍了拍正在喂猫的周泽楷,“小周,陪我下楼买本书,好不好?”周泽楷抱着猫粮抬头看着他眨眨眼,认真的想了想外面的高温还是摇了摇头,小布有些不满的用爪子扒拉着那包猫粮,“江,热,晚点?”


江波涛看着这一人一猫有些无奈,看了看窗外的太阳也确实挺大,可是再晚一些又怕书店关门了,毕竟那家书店的店主可是任性的很,没办法,无奈的开口,“晚一些店主怕是要关门了,我先去好了,小周在家和小布等我回来吧?”周泽楷点点头示意他知道了,把猫粮倒了一些出来给小布,起身去把墨镜拿来给江波涛带上,对他笑笑,“别被发现。”


周泽楷躺在沙发上睡着,怀里抱着小布,小布也是睡着了也不怎么安分,尾巴晃来晃去最后缠上了小周的手腕“喵……”


江波涛一进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觉得内心有什么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由于堵车带来的烦躁也一扫而空,嘴角微微上扬,向前走了几步轻轻推了推熟睡的恋人


“唔……江,回来了啊……”周泽楷抱着猫悠悠转醒,还未起身坐下就先哼哼了两声,声音由于刚醒带着些许沙哑。
嗯,像只奶猫一样,可爱。江波涛迅速下了这样的一个定义。


“嗯,回来了,小周,回房间睡吧?”江波涛笑着揉了揉周泽楷还有些凌乱的碎发。
“好。”

【江周30题】联文注意

第一题:#江周#一杯可乐,两根吸管。
@泱泱 
江波涛向来会与人保持一定的距离,不管是关系好还是坏,他认为这是最基础的礼貌问题。

“诶?一杯可乐两根吸管么?”他微微皱起了好看的眉头随后又舒展开,无奈的叹了口气,“也行吧,既然都这么说了”他笑了笑,三月的风一般温和。

江波涛拉着周泽楷走到了一个不容易引人注目的位置坐下,他伸手拿起自己的那一根吸管搅了搅杯中的可乐,冰块与杯壁碰撞发出的响声清脆。

“小周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他突然开口问道。

对于他早上的问题,对方是怎么想的呢。

江波涛只看到周泽楷的脸稍微红了些,对方突然低下头拿起他自己的吸管猛喝了一大口可乐吞下去然后腼腆地笑了笑,伸手将两根吸管像打结似的扭在了一起。

“喜欢,江”

江波涛听了愣了愣,随后微微前倾伸手卡住对方下巴抬了抬亲亲嘴角。

“那我想陪在小周身边,以恋人的身份”
他这么说着,又揉了揉周泽楷的头发,对方点点头道
“好”
他们两人像一杯可乐中的两根吸管一样,在一起了。

叶江《与你同沉》(3)

船突然开始快速的下沉,估计是下底舱已经被海水灌满,重力极大。
甲板上的乘客都因为巨大的摇晃而惊慌失措,但江波涛很平静,脸上似乎看不出任何波澜。
“叶神,你总是拽着我的手其他人怎么办?”江波涛被叶修拽着手不放,对方似乎像个孩子一样。
“我怕你被人群挤开了,哥可没这闲心去管其他人”
我最在乎的只有你,所以,你是放在第一位的。
叶修拽得更紧了些,船在向一边倒,猝不及防的倾斜让江波涛一个没有站稳便摔在了地下向下滑,“小江你敢不敢再蠢一点?”叶修开着玩笑,心中感叹幸亏刚才拽得紧,江波涛带有歉意的笑了笑。然后起身站稳。

他有不祥的预感,自己的心总是悬着的。
他感觉自己会栽在这里。

江波涛赶紧摇了摇头将这个想法甩去,开什么玩笑,未来,还等着他们两个。
叶修一只手拽着他,一只手拽着栏杆。船突然就停出了,成斜坡的样子。所有人都抓住了这个时机拼命的往上跑,然后接受救援,转移到另一艘船上去。但是叶修和江波涛似乎看起来不急。
不,
怎么会不着急。

着急的叶修快要疯了。

江波涛不在了,

就在人群上来的那一刻他们的手猛的松开了,

这一次他没有抓住对方。

“小江!”叶修喊着,人群的嘈杂声淹没了他的声音,但他好像听到了回复,
“我在的,前辈”江波涛不紧不慢的回答着,“我就在离你不远的地方,我握住了栏杆的,前辈”对方提高了声音,像是在述说故事一样缓慢。
“我没事”

海面平静,似乎什么都没有。但是对于船上的人来说,晚一点,就会是死亡。

一阵风吹来,冷得刺骨。

他们突然想起来,
这是深冬。

叶江《与你同沉》

(1)

与我亲爱的子衿大大一起写文。

 @十三/楚子衿 

所以说叶江很棒对不对

我一直都在ooc

我想哭泣

好的正文

———————————————————





“我不愿让你一人独居深海”
“与你同沉,小江”
“我爱你”
究竟是他在昏迷最后时刻靠着意识说出的,
还是他希望对对方强调事实而最后说出的。
—————————————————————

“呼叫救援,10:45发动的航船遇难,请求救援!”
叶修正懒散的坐在椅子上无所事事的时候,这一则通知传入了耳中。
10:45
叶修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椅子因为过大的冲力而倒在地下,与地面发出碰撞的声音极为刺耳。“小江?!”
江波涛所乘的船就是10:45所发的那一艘,而现在告诉他出事了,开什么玩笑?
作为救援总指挥部的人叶修根本来不及二次思考手一挥便对下属发动号令:
“动用人员,立刻前往海上发出的地点进行救援!”
叶修的声音很低,
“哥的人,怎么能出事”
他一把抓起椅子上的外套穿上大步跨出指挥部的门。

与此同时,
在船上得到通知的江波涛立刻从客舱的床上坐起身来收拾东西,不过他首先想的是,让自己不要出事。
毕竟他不知道自己家里的那位前辈如果得知他在遇难中身亡,会闹出多大事情来。
叶修可不是省油的灯。
将自己认为重要的东西收好后他拿起了电话,手指有些颤抖。
毕竟这是联系到自己生命以及未来的事情,不可能不会害怕。
按下那一串熟悉的号码,他将手机紧贴着耳朵等待着拨通。
“喂?”
“小江!”那边已经喊出了自己的名字。
江波涛突然笑了笑,随后不紧不慢的用自己最随和的语气说“我没事,叶神请放心”

但是过了一小会他都只是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前辈?”
江波涛试探性的问了一句,然后对方突然开口以较大的声音说着
“等我,马上就来”
随后电话就被挂断了,江波涛只是无奈,怎么就这么霸道呢?抬手揉了揉自己头发不解的,然后拿起一个小袋子快速的向甲板移动。

我会活下去,这样,我们会拥有美好的未来。
—————————————————

十三/楚子衿:


清群后决定,今天重新群宣

这个群也许会一如既往的不正经
叶修依然沉迷于放飞自我
进群后,希望不要被群头衔吓到

如果哪天群名突然改了不要慌
八成是轮回的江波涛干的

cp日常秀恩爱别方
据张佳乐说在别人秀恩爱时最容易撩到人

被公告刷屏别害怕
沐橙每天都致力于更新公告

虚空/百花/新嘉世/呼啸/义斩/三零一今天人依然很少

蓝雨常年躺尸偶尔诈尸
张佳乐想给百花找个cp
微草沉迷内销
轮回人也少尤其是副队和他的卡都嫁去兴欣了

于是就这样
无审无月戏
群主和管理员都很和蔼的不要慌。